慕道者的見證

Posted March 18, 2017 11:49 pm by Editor

很多人可能覺得很多信主的人,就像以下見證的慕道者一樣「幼稚」,甚麽事情和遭遇都説與天主有關。但是信德本來就是這麽「幼稚」,更好説信德難能可貴之處正在於「簡單」或「單純」。難怪耶穌說天國是屬於小孩子的。也難怪聖經常用婚姻來比喻人神關係,因為夫婦間的關係正建基於彼此簡單的相信。是幼稚也好,是單純也好,這位慕道者心靈平安,充滿喜樂,是不能否定的事實,這平安喜樂是千金難買的。你在尋找平安喜樂嗎?跟隨她做個小孩子,簡單地相信和交託吧!説這位慕道者簡單又不是完全簡單,因為她所領悟並能活出的,对痛苦的接纳和承擔,正是主基督面对十字架苦難的偉大情懷。( 耶穌對門徒說:「誰若願意跟隨我,該棄絕自己,背著自己的十字架來跟隨我。瑪16:24)。還要指出的是,在她因病而被迫放下繁忙緊張,日做夜做的工作後,才能體驗從未體驗過的愛和親情。多少人仍在繁忙緊張,日做夜做的工作的奴役中失去了或未能真正體驗到愛和親情,和未能得到真理?待生命完結時才發觉自己一無所有,因為花了一輩子光陰去做的工作和事業,到頭來才發觉是没有永恆價值的。 如訓道篇說:「虚而又虚,万事皆虚。人在太阳下辛勤劳作,为人究有何益﹖」(訓1:2-3)請細看以下這感人和真摯的見證。主內,Edmond Loㄧ個慕道者的分享: 我是程小慧 Daisy Ching – 慕道者,去年7月開始上堂,明年復活節受洗。2015年10月,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,妹妹患上肺癌並擴散到全身的淋巴。一個月後,我咳血入院檢驗,同妹妹一樣被診斷患上肺癌,癌細胞已擴散至股骨同肝。由我倆姊妹患肺癌開始,苦難不停敲門。我們的病讓家人很擔心,可能太擔心的原故,媽咪去年5月中風,中間幾次跌倒,去年聖誕日因為急性腦出血離世。妹妹的肺癌很兇猛,醫生用盡不同的藥:化療、電療,甚至最新的免疫治療和標靶藥,中間有幾個月轉好,但最後癌細胞上了腦,在媽咪走後3個禮拜,即今年1月16號被天主接回天家。前後15個月,治療肺癌又同時經歷了媽咪、妹妹的患病和離世,雖然一生也經歷過高低起跌,但從未如此辛苦;以為過了關,每個月又有新的難關,一關又一關看不見盡頭,看不見出路卻看到了天主,看到祂的愛!苦難的路也是天主與我同行的路,整理幾個刻骨銘心的領悟,好能夠在日後的路上自我提醒,今天就與大家分享:歷盡苦難 嚐到甘飴我們家五兄妹,我排第二,有一個哥哥,三個妹妹。患肺癌的妹妹排中間,她是我家唯一一個天主教徒。雖然沒有信仰維繫,我們家人的感情非常親密,每星期一家人齊齊整整,煮煮飯、聊聊天,我們認為人生最開心不過如此。自己患癌不是最苦的,看住最親愛的妹妹和媽咪病比自己病要痛苦很多很多。妹妹媽咪也是一樣,不為自己哭卻反而為我哭。如果可以的話最好不要病,人生就是無常,生病就是無奈,這事我們都不能選!沒時間沒有機會抱怨,三個人中,我的情況比較好,我不單不抱怨反而感恩能同妹妹媽媽一起病:- 如果不病就不會有時間,陪伴照顧她們。工作一直佔了我很多時間,所謂的身不由己,把工作放得很前,就是太前,不知不覺把同家人的時間縮短。第一次有這麼多時間,可以隨傳隨到。- 如果不病就不能感同身受,打化療的副作用,如何沒胃口,妹妹的痛也就是我的痛。- 病讓我和家人更親密,一家人互相支持和愛護,哭泣中也有不少開心的時刻,還記得哥哥吹saxophone給妹妹聽,小妹妹買了花,妹妹開心到立刻起床,我們一起聊天講笑,就好像平時一樣。- 我很久很久沒有同媽咪花那麼多時間傾偈,傾到開心處,媽咪甚至唱歌我聽,還記得媽咪生病時在醫院回眸一笑的樣子,就是一個天使。- 類似這些帶著眼淚的歡愉,數不勝數,很感動很讓我回味。但願我記得的不只是苦痛,而是苦中嚐到的甘甜,這都是出於天主的體諒憐憫和他為我量身定制的恩寵。因為無助 所以感動一直認為沒有做不到的事,只有有決心、做好計劃、努力幹,nothing is impossible!為照顧妹妹,我徹夜不眠,安排第二天的飯餐,目的就是想妹妹食多一點點,哪怕只是一點點。可是妹妹卻一天比一天瘦弱,心好痛,無論多努力,甚麼都幫不上。每次彌撒唱到「天主求你垂憐」眼淚就不停的流,人生第一次從心底承認自己的無能無力無助,第一次俯伏於天主前,祈求天主可憐我這個卑微的人。後來在慕道班,導師講解創世紀和人的原罪,一個當頭棒喝,憑自己做好人,一直引以為傲,在天主面前只是驕傲自大。同妹妹分享這個領悟,妹妹就笑,「你依家至知嗎?」到依家返彌撒時,祈求上主垂憐的時候,還是會感到內心被觸動很想哭。但願以後都不會忘記這個感召,永遠都記得原來的我是多麼的不配,不是我有甚麼德行,也不是我有多能幹,天主的垂顧是白白的恩賜。天主計劃 超乎想像沒想到死亡可以這樣近,來不及思考準備,就臨危受命。表面看來事出突然,但一切的發生又好像已預先安排妥當。我的病沒有令我太辛苦。雖然我是姐姐,我人生最重要的事都是跟著妹妹:買樓、移民、買保險、甚至肺癌同返聖堂。唔知點解會病,但唔知點解又不用擔心醫藥費、找哪位醫生,妹妹就在我前面預備我要走的路。這段日子就是有太多的「唔知點解」…我們的醫生是天主教徒,妹妹最後入院前是醫生太太安排傅油,妹妹那天突然很清醒,做到告解又領聖體,之後突然問「咁媽咪呢?」。同一個星期媽咪入醫院,竟然為媽咪找到牧師為她洗禮,而在她臨終時,我們就一直念著妹妹傅油時嘉神父教我們念的慈悲寸經,因為經文就一早準備好在衣袋裡。媽咪走得很突然,但她沒有經歷妹妹離世的傷痛;妹妹在媽咪離開那段日子,因為癌細胞上腦,對很多事情不能理解,所以也沒有經歷媽咪離世的悲哀。許多的唔知點解下,終於開始明白到天主的安排如何的周詳如何的精密,無懈可擊,無話可說。天主的計劃,超乎我們的想像,要成就的事,非是人的力量能達成,亦非人的力量能夠阻擋。縱使不能參透,但相信天主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。而天主也定必用最明顯的方式讓我們看到他的計劃。但願我繼續持有開放的心,期待天主用我成就他在其他人的計劃,就像他用了媽咪妹妹和身邊這麼多的人,成就了我的救贖。重整生命 仰賴天主我既是病人又是照顧者,我這特殊的身份讓我體驗到在照顧人的過程中的治癒力 – 明明在照顧媽咪同妹妹,卻反過來是她們照顧了我,這經歷很微妙,能夠放下自己的痛苦,為別人付出,付出越大竟然自己的收穫越大。很珍惜能服侍家人的機會,開始把自己放低,少一些自以為是,多一點體諒,愛心不足 – 這正正是我最大的缺點,這段日子試過勇敢地道歉、試過放下自己的怒氣、耐心聆聽和感受,得到家人很積極的回應。但願我繼續遵從耶穌的教導,懷著謙卑的心待人。曾經有好朋友同我說,唔知點解,你這條路咁難行?我說,因為是我的緣故,不是這樣,如此頑固的我如何能察覺自己的問題,又如何能改?最近有基督徒朋友分享了她的苦難,和最新的情況,我發現我們不約而同的在苦難後養成習慣舉目看天,因為感到和天主更接近,而媽媽和妹妹也就在天主旁邊。愛大於一切今年的是苦難後過的第一個四旬期,經歷了親人的死亡讓我更深體會到耶穌的聖死。看著生命離開肉軀,面容續漸扭曲變灰,媽媽和妹妹離世的景象歷歷在目;耶穌聖死的影像變得立體更有血有肉,第一次感受到耶穌死亡的痛苦,看著十字架上耶穌胸膛流的血想哭⋯⋯而他受這樣的苦難就是為了背負我們的罪,如此憨居的愛也是最大的愛。苦難的確把我和耶穌拉近,讓我更感受他的愛,我已經背起了我的十字架,讓我學習耶穌的愛,這條路不容易走,但已經不能回頭。往前走⋯⋯上個月,最新的CT scan 報告出來了,感謝天主,我的肺癌終於受到控制,家人朋友都非常高興。苦難翻開了我人生的新一頁,耶穌許多的教導尚在學習階段,但願一切的苦難能成為我一生的烙印,時刻提醒我活好每一天,天天與主在一起,直到生命的終結。最後希望用這經文總結,是妹妹的requiem mass 所用的經文羅馬書 8:35-39然而,靠著那愛我們的主,我們在這一切事上,大獲全勝,因為我深信:無論是死亡,是生活,是天使,是掌權者,是現存的或將來的事物,是有權能者,是崇高或深遠的勢力,或其他任何受造之物,都不能使我們與天主的愛相隔絕,即是與我們的主基督耶穌之內的愛相隔絕。

Read more ,,,

Send this to a friend